Hi:欢迎来到提高路网-专业的论文辅导网站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首页 > 免费论文 > 历史论文 > 古代史

简析塞万提斯之创作《堂吉诃德》真实目的与实际创作

作者:2017-10-10 19:06:39阅读:文章来源:

堂吉诃德代表着我心中的一个骑士的梦想。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疯狂地阅读有关它的书籍。在查阅文献时我发现,人们对于《堂吉诃德》有着各种各样的解读方式。其中有一部分观点是认为塞万提斯撰写《堂吉诃德》目的就是在于通过堂·吉诃德这一形象嘲讽和抨击当时社会腐朽的骑士制度,力图“把骑士文学地盘完全摧毁”。首先值得肯定的是,这是一种具有相当大的合理性的解读,因为它联系了西班牙当时的社会现实和时代特征。《堂吉诃德》一书通过戏仿的手段,在文本的多处嘲弄了当时的骑士小说。
这部小说在1605年发表后受到了普遍地赞誉,当时的人们将整部小说视为一部逗笑的天才作品,将堂·吉诃德视为一个疯癫可笑的骑士。对这种解读在一定程度上我是赞同的,但是我却并不认为塞万提斯是那么一个目的明确、果断决绝的作家。
也就是说在我看来,作者自己在创作《堂吉诃德》时是存在矛盾的心态的,他有时候写着写着会忘掉自己的目的,而随着人物自己的个性去发展。人物是有着他自己的命运的,这也可以说是小说人物对于作家的一种背离。《堂吉诃德》第一部的后半部分的创作是比较仓促的,作者出现了大量的明显的情节和逻辑错误;同时,第二部的堂吉诃德的形象相对来说显得更具有智慧与深度,两部之间堂吉诃德的形象有较为明显的改变。
我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塞万提斯是一个记性不太好的作家,所以有时候他才会写着写着就不再在意本初的目的。甚至,有时候在我看来他对于堂吉诃德是极度赞扬的,有时候作者会托借堂吉诃德之口来表达自己对社会人生的看法。堂吉诃德说了很多疯话,也说了很多组着想要说的话。我觉得正是由于作者的这种不由自主的遗忘以及人物本身的个性特点使得堂吉诃德的形象具有很强的复合性。在阅读《堂吉诃德》的过程中,我发现堂·吉诃德的行为有时候很像儿童,表现得极其的纯真幼稚。但同时,有些时候又会变得十分的博学明智。这一角色的绝妙之处在于,再谈论到骑士道以外的事情的时候,堂吉诃德总是正常的,而且对于现实的思考的认识往往是超越一般人的。但是,一旦谈到与骑士相关的内容时,堂吉诃德便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便呈现出一种与“狂人”、“疯子”相类似的精神状态。作者在序言中提到过“抱定宗旨,将骑士小说的那一套扫除干净”,不过让我略感疑惑的是,作者并没有亲口说出这句话,而是借他的那位朋友之口来讲述自己的宗旨的。
在序言当中,塞万提斯主要表达了对他同时期一些作家“满纸荒唐却处处引用经典,只修其表却不重视实质内容”这一弊病的讽刺之意。而序言中与我对话,为我出尽主意的那位“聪明的军师”朋友,显然也是作者也要讽刺的对象之一。那位友人尽管是为了“我”能够出版书籍而出谋划策,但他的“谋策”全然只在于弄一些虚假、浮夸、毫无意义的虚套。
虽然,作者说他对于那位朋友的一番议论“一无争辩,完全赞成,决计照他的话来写前言。”,但是这是否也是另外一种反讽呢?我认为这是值得思考的。所以,即使作者写到过“扫除骑士小说的那一套”,但是作者对于骑士小说的看法与《堂吉诃德》的创作究竟有多大的关系却是一个问题。我个人比较浅显的理解是,从一开始塞万提斯对于“堂·吉诃德”这一人物就是秉持着一种复杂的态度。尤其是《堂·吉诃德》第二部当中,堂·吉诃德多次发表了一系列与众不同,且很有价值的一些议论。
比如:第二部第十二章,堂·吉诃德对桑丘讲述了戏剧与人生之间关系的看法。第十六章堂·吉诃德一席关于教育与自由的话令绿衣人钦佩之至;第十八章,堂·吉诃德与堂·洛兰索对话时说道:“我只求上天叫您醒悟,让您知道:‘游侠骑士在古代史多么有用,在现代是多么急需。可是这年头儿,可怜的诗人只知道偷懒享乐。’”而堂·洛兰索听完这些话对堂吉诃德的评价是“不过他怎么说也是个心胸高尚的的疯子;我要是看不到这一点,我就是个粗鄙的笨伯了。”还有在大战狮子时,他还说过一句;“你心上害怕,就觉得狮子比半个世界还大。
这些例子便证明了塞万提斯对于堂·吉诃德并非一味的利用其迂腐滑稽的行为来讽刺骑士文学,他还在堂·吉诃德身上注入了一些其他的积极因素。有一类观点便是认为:“在《堂吉诃德》中,塞万提斯的重点是讽刺脱离客观实际的主观唯心主义,而不是重点批评骑士制度的腐朽。骑士制度的腐朽是表现唐·吉诃德悲剧的一个借力点。骑士制度和骑士精神在当时是不合时宜的,正好符合创造堂吉诃德的主观脱离现实的形象。作为封建制度的产物,骑士制度是为巩固封建制度服务的,客观上阻碍了社会历史的进程。虽然说骑士制度是腐朽的,但是笔者认为骑士精神却不是腐朽的,不应因为骑士制度的腐朽而加以批判。相反骑士精神和文化影响着整个欧洲文化文明内蕴的沉淀,是值得提倡的精神。”被誉为二十世纪现代主义与女性主义的先锋的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在研究《堂吉诃德》时,认为塞万提斯是一个不自觉的伟大小说家,因为“那时的写作就是讲故事,供那时尚未有现代娱乐设施的人们消遣”。
在20世纪的西班牙,批评界还有如下说法:“塞万提斯与哥伦布是精神上的双胞胎兄弟。他们都还没有明确明白他们的发现的重要性时就离开了人世。哥伦布以为他是一直向东航行真地到达了远东;塞万提斯认为他只是写了一部讽刺骑士小说的作品。他们谁也无法想象自己己经登临了地理与小说的新大陆一美洲与现代小说”。
这些观点都认为塞万提斯在创作《堂吉诃德》时是一种写作的自觉在指引着他。不论是写作的自觉论也好,还是认为塞万提斯是别有用心的“目的论”也好,我们都可以看出,作者创作时思想是复杂的,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也并不是单一的,而是立体的多面的,有爱也有批评的。而对于17世纪这部作品刚刚发表时人们普遍赞同的这是“一部逗笑的以讽刺为目的的天才作品”,仅仅把堂吉诃德视为一个疯癫可笑的骑士,认为塞万提斯是西班牙最逗笑的作家。这样一种主流的观点,如今看来这可能是一种所谓的“美好的误读”了。
其次,作者对于骑士文学的态度是有待仔细商讨的。我们都可以看出,塞万提斯在小说中多处对骑士文学进行了讽刺与抨击,尤其是通过戏仿的手段将其狠狠嘲弄了一番。但是,骑士小说难道真的就一文不值吗?作者真的就这样干脆果断的将骑士文学打入地狱深渊吗?这里有不得不打上了问号,因为事情往往不是如此的绝对。从小说中,我们或许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在第一部第六章:神父和理发师来到堂·吉诃德家对其书房进行大检查,两人对于不同的书籍有着不同的处理方式,并非所有的骑士小说都被当作“罪犯”被判处了罪行。
西班牙骑士小说中较早也是较杰出的《阿玛狄斯·台·咖乌拉四卷》、对话文雅流利的《巴尔梅林·英格拉泰拉》、塞万提斯好友的《费利达的牧羊人》和《诗库》、作者所赏识的作家的《罗贝斯·马尔多纳多诗歌集》、作者自己尚未完成的牧歌体传奇《咖拉太》以及另外三本加斯蒂利亚语的史诗杰作这几部作品免于了“火刑”。可以看出塞万提斯并非对于所有的骑士文学都是一概而定的,他也承认有的作品是可以被当做珍品被收藏的。
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我认为塞万提斯并不是想要打倒所有的骑士文学,而是在他那个时代,骑士文学走向了一种误区,正统有价值的骑士文学没有得到很好地发展,反而是带着骑士阶级的腐朽思想的胡诌的骑士小说盛极一时。而他所批判的是那些骑士文学和骑士精神当中的腐朽的部分,并没有绝对化的打击“骑士文学”这一整体。或许我们可以从小说当中一些关键的对话中找出一些证据。从第二部第十六章,章名为“堂吉诃德遇到一位拉·曼却的高明人士”的文本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一些社会风气。
绿衣人与堂吉诃德交流时说:“现在世界上还会有游侠骑士吗?还会出版游侠的传记吗?我不能设想当今之世,谁会去援助孤儿寡母,保护已婚、未婚的女人和小孩子;要不是亲眼看见了您,我还真不相信呢!现在盛行胡诌的骑士小说,真是伤风败俗,害得读者对读信史也不信了。谢天谢地,您说的那部书上记载着您那些高贵而真实的游侠事业,我但愿您那部传记出来能把千千万万胡走的骑士小说一扫而空。”这段话告诉了我们,其一,真正地骑士、游侠已经不复存在了;传统正统的游侠传记不再流行。其二,当世之风败坏,“胡诌”的其实小说盛行。同时,第一部第十一章,在堂·吉诃德的长篇大论当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当时之世的“世道人心,一年不如一年。”还有,小说中多出都有出现过堂·吉诃德对于游侠职务的自述,即:援助孤儿寡母,保护女人小孩儿,救助穷人。平心而论,这样的骑士道精神确实是好的。所以,通过上述的一些例子,我们可以看出塞万提斯对于骑士文学和骑士精神的态度也是具有复合性的。一方面,追求正义的游侠骑士是值得赞扬和怀念的;另一方面,世风日下,当世骑士阶层的腐朽与贪图享乐之风又是被批判和讽刺的。诗人海涅说:“堂吉诃德的精神的可笑之处在于这位高贵的骑士硬要把一个早己消逝的过去拉回到现实生活中,从而使他虚弱的躯体,特别是他的脊背,痛苦地同当前的现实发生摩擦”。与前面所论述的解读《堂吉诃德》的方式不太一样的是,海涅是一种悲剧式的解读。他将自己的理想情怀注入到了对于“骑士英雄”堂·吉诃德的解读当中,我想当海涅读到堂吉诃德临终遗言的时候,定会悲伤不已。有学者认为“堂吉诃德的悲剧在于在一个骑士游侠已成陈迹的时代试图复兴他的骑士道梦想,他找不到合适的时代和合适的方式”对于这种观点,我是很赞同的。
堂·诘诃德的悲剧在于他生错了时代,倘若他是出现在封建骑士阶级正在兴起的年代,他一定是一位勇敢、高尚的骑士。这种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可以抽象成理想与现实存在一种时差,一般的理想会超越现实社会的时代,但是堂吉诃德的悲剧确实他的理想要落后于现实的时代。那种理想超越现实社会的时代的悲剧是英雄式的;而理想落后于现实时代的悲剧则是“喜剧英雄式的”。而我对于堂吉诃德这种理想的评价便是:一个人不论多疯多蠢,一旦他“坚持”,他便是可敬的。
也许正是因为塞万提斯创作时,自觉或是不自觉的抒写,使得堂吉诃德充满着变化与复杂,而这种人物性格形象的变化与复杂恰好都能够通过“堂诘诃德是一个疯子”这样一个命题得到统一。因为,它是疯子他便可以跳出任何一种成规的约束,甚至可以跳出人们对“疯子”的成见。正是由于这是一部连作者本人都没有完全预料的作品,使得他可以被如此开放的解读;而正是由于他的多种性格元素的交织错杂使得这样一个人物角色在历史的洗淘之中获得了不朽。
 

最近相关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经济法]九好集团财务造假案例分析与对策思考
 九好集团是2017年第一家因“忽悠式重组上市”而被证监会处以顶格处罚的后勤托管服务公司,主要业务模式是作为中介服务平台为客户寻找后勤服务供应商,根据成交额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九好集团财务造假手段,可以代表我国拟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普遍存在的现状...[全文]
[行政管理]单纯收受行政管理对象财物的司法认定
  在单纯收受下级、行政管理对象的财物行为中,国家工作人员并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对方谋取利益,也不存在具体请托事项。司法解释规定此类行为一定条件下可构成受贿,但在具体执行中尚有不少疑难问题。事实上,将单纯收受下级、行政管理对象的财物认定为受贿,...[全文]
[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时代的特点及就业趋势
摘要: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工智能在各行各业的应用日渐广泛。人工智能在改变了人们的生活的同时,也对社会的就业形势带来了一定的影响。本文将简单阐述人工智能时代的特点,并分...[全文]
[民族史志]浅谈浦熙修与罗隆基无果的爱情
浦熙修,1910年出生于江苏嘉定县(今属上海),是中国现代女新闻记者中的佼佼者。以其工作勤奋、文思敏捷著称新闻界,在抗战和解放战争期间,先后在重庆和南京任《新民报》记者、采访部主任等职,为宣传中共坚持抗战和揭露国民党反动面目,写了大量的新闻和特...[全文]
[古代史]北宋蔡京茶盐改革的评价及影响
一茶法改革的影响蔡京对茶法的改革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茶叶贩卖过程中政府在专卖上的管理机制,通过由垄断收购向以引榷茶的转变,使官府从繁重、复杂的专卖经营中解放出来,这是宋代茶法演变的基本规律的典型代表和基本模式,而且通过新的茶法管理机制,实现了专卖...[全文]
[古代史]简析塞万提斯之创作《堂吉诃德》真实目的与实际创作
堂吉诃德代表着我心中的一个骑士的梦想。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疯狂地阅读有关它的书籍。在查阅文献时我发现,人们对于《堂吉诃德》有着各种各样的解读方式。其中有一部分观点是认为塞万提斯撰写《堂吉诃德》目的就是在于通过堂·吉诃德这一形象嘲...[全文]
[民族史志]浅谈周家何时迁居淮安
1999年,笔者撰写了《道光十九年周恩来祖辈迁居淮安》一稿,发表于2000年1期《党的文献》;由周恩来纪念馆主办的2001年《丰碑》杂志上也全文登载。文章面世近十年,许多人对这篇文章做出了评价,有赞同肯定的,也有否定质疑的。近来...[全文]
[硕博论文]建筑工程施工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1 建筑工程施工管理的重要性首先,对于一个企业的发展来说,管理工作是影响企业经营效益的直接因素,一个优秀的管理团队会推动企业的发展,反之,则会不利于企业的经营发展。所以,建...[全文]
[古代史]简析天水地域文化与秦文化关系
地域文化一般是指特定区域源远流长、独具特色,传承至今仍发挥作用的文化传统,是特定区域的生态、民俗、传统、习惯等文明表现。地域文化中的“地域”是文化形成的地理背景,地域文化中的“文化”,可以是单要...[全文]
[现当代文学]浅析穆旦诗歌《森林之魅》
《森林之魅》是穆旦一生诗歌创作中极其重要的一首。该诗作于1945年9月,这一年是穆旦创作的第二高峰期(该年留存下来的穆旦诗作有25首,穆旦创作最高峰是1976年,即穆旦逝世前一年,存诗27首)。本诗的创作背景是穆旦1942年参加赴缅远征军的经历...[全文]
[民族史志]谈谈寿宁历史文化的“福建之最”
福建迄今最早的袖珍百科全书十年前,寿宁县斜滩镇在编纂乡镇文化志时,发现一本距今300多年前的奇异微型小百科全书。这本古书是由斜滩镇居民、清代举人郭彭年后裔郭以禹老人珍藏的。此书长8厘米、宽5.5厘米、厚0.7厘米,共54页,计有79900...[全文]
[古代史]谈马克思主义哲学中自由与必然的关系
一、何为自由与必然人类社会的发展与人追求自由的动机如影随形从未间断,可以说自由是人生命存在的一种本能追求,人追求自由的过程也就是人实现自我发展的过程。自由,从字面意思来作理解指的是没有任何的束缚与限制,如其所是的一种状态。在马克思那里,自由概念...[全文]